峰会高论 首页 >> 五届专栏 >>  峰会高论

推动疏浚装备新发展,实现中国疏浚再跨越——专访首批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费龙

时间:2017-12-10 点击:
        疏浚装备的创新发展一直是疏浚行业永恒不变的热门话题,在刚刚圆满闭幕的中国第五届国际疏浚技术发展会议上,专门设置的疏浚装备学术交流专场亦是所有参会嘉宾关注的焦点之一。可以说,疏浚装备的快速发展推动了中国疏浚新世纪以来的腾飞,面对新时期、新征程,疏浚装备的自主研制能力也是中国疏浚走向新辉煌的重要一环,而创建于1950 年的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MARIC)则是中国自主研发设计现代挖泥船的主要机构。此次大会,MARIC也委派了高层专家前来交流学术成果、分享研究经验。
        记者采访到了首批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MARIC海洋工程及工程船研究设计部副总工程师费龙,请他谈谈中国疏浚装备发展的相关话题。
        中国第五届国际疏浚技术发展会议作为中国疏浚新时期以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聚集了来自全球各大疏浚组织、企业、院校等机构的精英,他们对中国疏浚新世纪以来取得的辉煌成就表示赞叹。
        记者首先请费总评价一下中国疏浚装备新世纪以来的发展历程。

        费总表示,中国疏浚装备新世纪以来已经实现了多方面的跨越式发展,实现了体量上从小到大的跨越,实现了施工水域从内河到沿海近海再到深海远海的跨越,实现了功能上从挖淤泥到挖岩石的跨越,挖深从浅到深的跨越,排距从短到长的跨越。


首批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MARIC海洋工程及工程船研究设计部副总工程师费龙

       “目前我们国家疏浚装备的建设,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中国疏浚拥有全球最大的疏浚公司——中交疏浚,无论从耙吸挖泥船的舱容量,或者绞吸挖泥船的装机功率,已经处于世界前列”,费总从多个角度论证他的观点,“从数量上讲,十一五十二五期间,我国初步统计将近建造了两百艘挖泥船,这在世界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一个国家建造了这么多挖泥船,已经可以算是疏浚船舶的建造大国。从技术上讲,我们建造挖泥船采用的技术与目前世界先进水平在同一个档次,比如动力系统采用的复合驱动、电力驱动技术跟国际先进水平差距不大。水下泵、疏浚集成控制这些在挖泥船上已经得到了普遍的采用。从硬件基础上讲,我们国内已经形成了比较专业的疏浚实验室,有力推动了中国疏浚技术的发展,从软件基础上讲,形成了长期从事疏浚船舶设计研发制造的专业团队,所以从这几方面来说,我国确确实实进入到了世界先进行列,荷兰、德国这两个一直拥有雄厚造船实力的国家,德国已经被我们赶超,荷兰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

        在对目前取得的成绩充满自豪的同时,费总仍清晰地指出了中国疏浚装备发展存在的一些不足之处:一是单个设备的大型化同世界先进水平存在差距,二是一些疏浚核心装备同世界先进水平存在差距,三是产品质量、品牌意识同世界先进水平存在差距。


由中交天航局投资并联合MARIC设计,上海振华重工建造的6600千瓦绞刀功率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鲲号”

        他表示,中国疏浚的发展正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比如“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对中国疏浚而言就是一个重大机遇,东南亚、中东、南美、非洲等地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港口航道建设仍比较薄弱。这对疏浚施工企业而言是机遇,对疏浚设备设计制造商而言,也是机遇。

        不仅要有机遇,还要提升能力,牢牢抓住机遇。费总告诉记者,实际上中国疏浚行业已经全面着手几大方面的工作。“现在行业很重视标准化工作,船东都在牵头推进标准化工作,协调设计单位、造船企业、设备制造商等上下游企业。智能化与整艘船的控制系统关系紧密,原来有一些疏浚控制设备商在推进智能化的工作,现在他们也已经跟船东比较紧密的结合起来。大型化需要市场需求、投资的带动,比如中交天航局要投资建造‘天鲲号’,那把它设计建造出来就是推动大型化发展。没有投资的话,只能停留在科研阶段,这也需要上下游各方加强协作,共同推进。”
        费总表示,目前开展的工作还远远不够,中国疏浚装备未来发展还要在五个方面加倍努力。

        一是大型化。疏浚正在走向远海,开展大型疏浚工程,这要求疏浚装备具有更大的体量,“没有大型疏浚装备的话,一些大型工程实际上是很难实现的,国外的几大疏浚公司都已经布局了装备大型化的建设,包括四万方以上大型耙吸挖泥船、两万千瓦装机功率绞吸挖泥船的设计建造,我们国家在这个环节上还比较薄弱,目前还没有3万方以上的耙吸挖泥船的实船建造。近日下水的目前装机功率最大的‘天鲲号’,在2万千瓦到3万千瓦之间,但是国外现在已经开始着手4万千瓦装机功率的绞吸船建造了。”


装机功率44180千瓦自航绞吸船“SPARTACUS”已在IHC开工建造

        二是专业化。专业化主要体现在针对某些特定的工程、施工环境进行细分。“长江口航道管理局从IHC进口两艘两千方耙吸船专门负责长江口深水航道维护。这两艘船就是针对长江口这个特定的工程定制的,这样可以提高施工效率。因为各个工程施工环境不尽相同,比如不同的土质,长江口区域是细粉沙,针对这个特定的土质,就要有特定的技术、装备来满足这个特定功能需求。”

        三是智能化。我国在挖泥船智能化、自动化上具备一定的基础,但现在要求进入到新的阶段。“原来我们仅仅是对整个船的动力系统、疏浚系统实现数据的采集的功能,但数据采集之后,怎样利用数据来提高施工效率这方面只做了一部分工作并不够全面。现在计算机技术、自动化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飞速发展,可以把船上的系统设备、施工工艺和船的性能有机的结合起来,挖泥船整体的数据处理、效能利用,设备的健康状态、故障诊断、维护保养都可以实现智能化,船的运行将更安全、更高效、更精准。”


近日下水的全球首艘智能船舶“大智”

        四是节能环保。“国家非常重视生态环境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对于节能排放,我们可以尝试使用清洁能源,LNG疏浚船舶也是最近的热门话题。另外,对于船员的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可以设置污水收集仓等设施进行回收;对于疏浚施工造成的二次污染,要积极改进施工工艺、设备配件,降低甚至消除二次污染。” 
        五是标准化。“我们之前对标准化工作并不重视,大多数产品都是非标设计,但标准化可以保证产品质量、降低成本,所以要推进船的标准化,设备的标准化,甚至部件的标准化。”
        费总的言论,让记者受益匪浅。中国疏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如果有了强大疏浚装备的支撑,中国疏浚必将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编辑:王云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