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高论 首页 >> 五届专栏 >>  峰会高论

凝心聚力铸经典 攻坚克难勇担当——专访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中交广州航道局副总经理曹湘波

时间:2017-12-18 点击:

   在不久前结束的中国第五届国际疏浚技术发展会议上,中国交建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部总经理林鸣以《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技术创新和实践》为题,用一个一个震撼人心的数字、一张张大气磅礴的照片,生动讲述了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部如何以创新突破各种世界级施工难题,变不可能为可能,用一往无前的决心、迎难而上的信心、史无前例的创新,成就了这一举世瞩目的工程建设奇迹。林鸣总工的讲演给在座的所有中外参会嘉宾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此前对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了解不多的外国与会代表,均为这一世界级工程、为参建者非凡的创造力深深震撼。

   作为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的主要参建者之一,中交广航局承担了岛隧工程中的全部疏浚分项工程。面对挑战,中交广航局工程技术人员攻坚克难,圆满完成了任务。会议期间,记者采访到中交广州航道局副总经理曹湘波,请他谈一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疏浚项目所遇到的巨大挑战以及所取得的重大突破。

   曹湘波副总经理长期磨砺于疏浚行业,主持过多项重大疏浚工程,多年来还负责企业的科技创新工作,是中国水运及疏浚行业的知名专家,是中国疏浚协会技术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被评为首批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


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中交广州航道局副总经理曹湘波

   在曹总看来,港珠澳大桥之所以谓之为超级工程,一是工程本身的规模与技术难度非常大,二是对国家、社会的影响非常深远。“疏浚工程虽然从整体工程量来讲,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究其在整个工程中的地位与作用,疏浚工程这一环节可以说是非常重要。岛隧工程中疏浚施工面临的挑战,大体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对于疏浚的技术和工艺的挑战,另一个是对于疏浚施工质量要求的挑战。”


港珠澳大桥全景航拍

   曹总告诉记者,之前,大多数疏浚企业主要是从事航道疏浚、吹填这些传统疏浚项目,直到今天也是我们疏浚企业的主要业务。航道疏浚主要是为了提升航道的通航能力,技术要求和质量要求并没有那么高,拿挖深来说,现今航道的施工水深也就30米左右,即可满足目前大型船舶的通航。然而岛隧工程疏浚施工要求则与此全然不同,我们之前所掌握的技术、经验以及施工船舶都达不到它的施工要求。“首先,港珠澳大桥隧道的设计走向与珠江口的流向几乎是垂直的,而过去的技术、工艺基本是针对顺水水流状况布设和研发的;其次,珠江口的回淤非常严重;第三,岛隧工程要求的最大挖掘深度达到50米,而且隧道基槽底面并不平整,是从10多米到50米呈W形不断变化的折面,纵向包含了7种坡度,横向也有多种坡度,十分复杂。”


   曹总介绍,“沉管隧道的基槽对沉降非常敏感,不能像传统航道疏浚那样用耙平器进行处理,因为沉管隧道基床是依据天然地质情况制定的地基处理方案,需要确保将来的地基沉降量在受控范围内,不能出现较大的不均匀沉降,因此,疏浚开挖就必须要高精度地一次成形,不能出现超深后再去填补。”曹总从专业的视角解读疏浚施工在岛隧工程中面临的挑战。当初,为了应对挑战,曹总带领技术团队做了大量的技术研究,经过反复斟酌与推敲,中交广航局拿出的方案,最终从众多企业方案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一具有疏浚施工里程碑意义的疏浚分项工程的“独家”承建者。

   记者请曹经理谈谈中交广航局的疏浚方案独到之处。

   “岛隧工程是疏浚跨界的全新领域,过去没有类似的工程,没有相关的工程规范、施工工艺作为参考。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由于其寿命特点、高精度施工等要求,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冲击。在50米水深的范围内,想要控制到50厘米以内的施工偏差,是相当困难的。而且当时施工所处地点相当于外海环境,风浪很大,对这种高精度的施工要求,又增添了相当大的难度。”面对这样的情况,曹经理所在团队积极进行思考创新。"困难虽多,但总归需要有人来完成。当时我们想到的就是选择抓斗挖泥船,因为耙吸式挖泥船施工不可控的因素比较多;而一般绞吸船的挖掘深度又达不到要求,而且排泥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抓斗挖泥船的优势在于,不可控的因素少一些,不仅挖深可以达到要求,而且失误风险会少一些。主要需要改进的就是挖泥的精度,常规工程中抓斗船的挖掘精度都在一米到一米五,而且大多在30米之内挖深范围内。”

 东人工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曹总和团队把抓斗船施工整个误差产生过程梳理了一遍,包括钢丝绳的控制误差、抓斗的活动轨迹等进行了系统、全面的分析,把所有可以消除的误差,想尽办法进行消除。通过控制系统的改进和硬件设备的完善,经过试挖操作,达到了50厘米的要求。最终,挖掘前后持续了四年多,据统计共挖泥100多万斗,没有出现任何事故。

   此外,面对沉管的安放对基槽底部水环境的高要求,曹总也颇有体会。“工程要求泥浆密度,1.25的不超过4厘米,1.15的不超过30厘米。再加上前面提到的珠江口回淤严重,所以我们动用了很多耙吸船以及改造过的专用船进行施工。众所周知,海水密度一般在1.026左右,我们在实验室做过实验,密度1.05基本上就是不通透的,但现场施工以后,潜水员拍摄的情况甚至能看到海底的石子,这说明我们的清淤质量远远超过了工程的要求。”


全国疏浚行业资深专家、中交广州航道局副总经理曹湘波表彰团队成员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施工团队的精心”创造”,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圆满完成。曹总感慨地说:“疏浚在这样的超级工程中作了成功的实践。从我个人来看,从最初的港口航道疏浚,到后来的吹填造地,中国疏浚的发展非常迅速,虽然最近几年我们遇到了转型升级的挑战,也在探索如何实现新的发展和突破,能在海洋工程中提供服务也是疏浚向其他领域的延伸,为转型升级打下一些基础。”

   曹总非常重视总结好岛隧工程施工项目的宝贵经验,牵头组织编写了一些资料汇编。一是管理篇,主要内容是如何对这个项目进行管理,包括组织架构、生产管理、技术管理等等;二是技术篇,主要讲述这个项目有哪些技术突破;三是文化篇,收录了这个项目所有相关的视频图片资料和一些文化建设相关的文字稿件。“希望能留下一些资料为后来人提供一些经验。”寥寥数语,体现了曹总这位资深专家的责任心,也寄托了他对传承发展中国疏浚业美好未来的期许。

  (编辑:严杭)